我们当然应该反对西方的集中,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又回到了中国的集中。这也是一个大问题。马克思认为,世界历史的形成是一个历史过程。在过去,虽然国家之间有冲突和影响,但这基本上是一部区域历史。对于历史和其他社会科学专业的学生来说,这是一项基本技能,但也是一个需要深入和长期研究的重要课题。只有通过长期的研究,我们才能对中国的历史和社会发展有一个上下文的理解。具体想法如下:

首先,我们必须对中国自己的历史和现实有深刻、全面和系统的了解。我们必须很好地理解中国的真实历史。首先,我们按照日本学者建立的体系和方法来考察中国历史。后来,我们根据《联共(布)历史简明教程》定义的五个社会阶段理论回顾了中国历史。现在我们用一套新文化史、新社会史和其他在西方特别是美国流行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历史。缺乏对中国自身历史的全面独立研究。

唐代杜佑的《通典》系统研究了中国的演变,这是一个通过从自己的历史中形成自己的学术体系来解释中国历史的模式。事实上,我们在这方面所做的还不够。中国学术界首先要搞清楚他们过去的经典和历史子集的整个话语,搞清楚这种话语体系原本是什么,并对中国自己的历史有一个系统的认识。不要总是依赖其他国家的学者进行的研究,以及他们构建的学术话语体系来迫使我们将它应用到自己身上。这很容易扭曲,有时还远远落后。中国是世界主要文明之一。它已经流传了5000年。有这么多完整而丰富的史料。如此多的第一手文件和材料可以被系统地研究。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我们现在很难理解世界上许多其他文明的历史。他们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拥有丰富的数据,但经常会突然中断。一些方面可能有更多的数据,但许多其他方面严重缺失。中国有如此完整的数据,为什么我们不能从中国本身开始,认真地对我们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各个方面,对中国的知识体系、中国的审美体系、中国的价值体系和中国的情感体系进行独立的研究呢?我们应该非常系统地研究中国在什么样的发展条件下形成了什么样的制度。我们过去的研究,包括新文化史和新社会史的研究,都有其历史价值。然而,所有这些都不能取代我们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独立、完整、系统和全面的研究。认真研究世界和其他不同的文明和国家。例如,在中国,当我们研究汉朝攻打匈奴时,我们很少研究匈奴西进后如何影响整个西方。过去,我们没有认真研究突厥和蒙古远征西迁对欧亚大陆整个历史变迁的影响。然而,在过去,不同的文明基本上在不同的地区发展。然而,近代以来,随着资本主义世界的扩张和世界市场的形成,不同地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要真正了解中国,必须对世界有深刻的了解,并对其他文明进行非常认真和系统的研究。如果不能真正理解世界不同文明的历史发展,理解近代以来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关系,理解这种世界关系中形成的交流、冲突和深刻影响,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中国。如果你不了解西方文明、古埃及文明、古代江河流域文明、古代印度文明、古代奥斯曼文明、古代阿拉伯文明、古代波斯文明,就很难真正了解我们自己的文明。总之,不了解世界,就很难真正了解我们自己。 今天的中国已经深深融入了全球化和全球历史。如果我们不能真正了解其他国家,我们就不能清楚地解释我们自己的过去和现在的情况。有一段时间我们感到非常自卑,认为我们无能为力。后来,一些人认为中国在所有事情上都是第一位的,并且自我膨胀。两种情绪都不对。极度自卑或盲目乐观,没有人真正相信你说的话。你认为自己与世界一致,但你只知道概念名词或他人的肤浅知识。只有深入了解其他文明的基本特征、发展道路和生存特征,才能进行有效的比较研究。只有通过不同文明的碰撞,不同文明的相互交流和渗透,我们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他人和我们自己的真实特征,而不是用主观的一厢情愿来代替客观的现实。

因此,要想通过深入研究获得一定的研究成果,只有在自己不断努力下获得一定的研究内容和方法,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尤其是在当前的网络时代,应该充分发挥网络技术的优势,从网上图书馆获取一些网络资源和信息,与全世界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