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话语不仅要不同于日常话语,而且要有意识地转化为活的语言。首先,学术话语不同于日常话语。前者需要精确的思维,而后者是一种模糊的思维。学术讨论需要准确性,因为它表达了事物的普遍必要性,即所有人都知道事物的真相。然而,日常用语只能表达一个人的个人情感,这通常是非理性和冲动的。

话语权是近年来传播学研究中出现的一个术语。话语权与权力和地位密切相关。发言权也有几个来源。一是地位和权力,尤其是政治权力。在我们党当家作主、政府控制宣传媒体的背景下,如果官方媒体发言,发言权基本上掌握在官方媒体手中。然而,在一些利基领域,并不排除一些社交媒体账户也有一定的发言权。因此,学术研究也应该建立一个声音来控制自己领域的主流研究方向。

从其权力来源来看,有几种话语权,一种是来自政治权力,例如,来自政府的大部分宣传话语都属于这种;二是话语市场竞争形成的话语权,如传播原则形成的话语影响力就属于这一类。学术界也有一种自由交流,比如专业学术期刊中形成最终结论的词语。

西方学者(如福柯、奈和哈贝马斯)研究过这三种话语权。“建构中国学术话语体系”属于第三种话语权,即哈贝马斯所讨论的基于交往合理性的话语权。因此,有必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思考:汉语话语的建构、学术话语的建构和汉语学术话语的建构。

首先,中国的话语应该是包容的。建构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目的是打破西方话语霸权,传达西方话语无法表达的独特经验和中国经验,获得平等的话语权,而不是建立话语霸权。因此,我们必须反对仇外心理或自我孤立。中国的话不应该是“在世界(国家)”而是“在世界(国家)”。如果我们过去长期以来主要是从西方学习,那么现在是我们为世界话语体系做出贡献的时候了。这些话是对别人说的。我们不能故意让外国人理解他们或为他们自己说话。汉语话语应该是包容性的。所谓包容性,是指在构建中国话语体系时,尽可能包容外国话语,尤其是西方话语,并考虑将中国经验转化为外国人能够理解的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全世界的尊重。

第二,例如,在今天的学术辩论中,左派说左派是对的, * * * * *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如果日常语言被有意识地提升到学术话语的精确思维水平,前提就被澄清了, 划定了范围和界限,遵循了逻辑规则,所有有争议的问题都可以得到澄清和澄清。 在这方面,古代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对话,即辩证法,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其次,学术话语的建构要求我们有意识地建立学科规范,遵循逻辑规律,将模糊思维提升为精确思维。学术话语的共性在于:第一,遵循逻辑规律,用概念思维,理性推理,而不是凭感觉得出结论;第二,具有明确的研究目标、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明确的问题意识和学科定位。第三,它具有哲学怀疑和科学自我批判的精神,从“普遍怀疑”出发,探索因果关系,确立真理标准。培根的“四假现象”理论对我们有启发意义。培根的第一个错觉是“洞穴错觉”,这意味着你的感觉不一定可靠,因为你过去的经历塑造了你现在的想法,而你的经历可能是片面的、个别的,也不是普遍不可避免的。第二个是“市场幻觉”。在市场上使用,它必须是* * * * * * * * * * *,这将阻碍流通。人们的想法也是如此。错误的概念等同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的学术话语基于什么样的背景?不同的背景是不同的剧院。如果我们弄清楚这一点,我们就不会把幻觉误认为真理。第四种是“种族幻觉”,这意味着一个人不能满足于自己的主观想法,而必须使自己的想法客观。最后,学术话语需要转化为生活的语言,这样人们才能理解它。学术话语是可测试的或可证伪的,唯一的考验是生活实践。科学语言应该既有技术性又有常识性。它应该尽可能容易理解,以便交流,让每个人都在考试中有所帮助。

因此,为了提高学术研究的水平,特别是在国际学术中的地位,中国的学术生态也应该明白,有必要建立一定的话语权,这也是硬实力的标志。主要是要提高学术水平,通过更高层次的成果促进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