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顶级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发布了一项关于2017年全球博士生生活状况的轰动性调查。对来自全世界许多国家不同领域的5700多名博士生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调查。研究的结论让人十分忧虑。原来博士生读博期间普遍有比较严重的精神压力,这并不只是发生在中国,而是在各个国家都普遍存在的问题。根据调查的研究人员,调查中1/4的受访者有心理健康问题,而在全部调查中,1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寻求帮助,以缓解他们的博士研究带来的焦虑和压力。然而,研究人员认为,事实上,有焦虑和抑郁的人肯定比这个值多,因为这个值只反映那些“寻求帮助”的人。640?wx_fmt=gifwxfrom=5wx_lazy=1那么,博士生压力的主要来源是什么?我们如何帮助他们?  内部压力和外部压力“压力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来自于自身的,二是来自于外界的。”心理学家马成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博士生一般都有严格的科学素养,对学术要求也相对严格。正是因为如此高的要求,他们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压力。在外面,博士研究涉及非常复杂和深刻的工作,这是外部压力的来源之一。此外,在大量时间被科学研究占据后,他们缺乏娱乐和社交生活。社会对医生群体的扭曲理解;与进入社会的同龄人相比,他们会无意识地做出各种各样的比较。单一的生活条件可能导致他们缺乏情感系统和社会支持系统等方面的支持。这些是博士生压力的外部来源。”马成说,焦虑、抑郁和其他情绪通常来自聪明的群体,“因为他们过度使用大脑,他们会产生太多的压力。”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范小龙表示同意,根据《自然》,博士生们最关心的问题中,平衡工作和生活、职业发展、经济问题、对博士价值的不确定性,位列前4位。发布的调查,困惑、冲突和“假冒综合症”。“一般来说,博士生经常在某个领域选择某个方向进行研究。这种高度的专业性往往将博士生未来的职业发展道路限制在相对较小的范围内,这也是博士生职业发展困惑的原因之一。“此外,在医生的任期内,学习方式和生活之间会有一些冲突。”在攻读博士的年龄,许多同龄的博士生进入了工作场所,过着自力更生的社交生活。另一方面,博士生自己的生活相当单调,远离社会。博士生经常感觉到由此导致的不成熟,但他们并不满足于这种不成熟。”范小龙补充说,经济问题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目前,除了一些特定的专业,相当多的博士生会怀疑他们获得博士学位后的工资是否与其工资成正比。”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对经济回报的高期望部分来自博士生本身,部分来自他们的家庭,这是一个事实。“根据调查,博士生常常会犯上一种病——“冒牌综合征”,也就是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冒牌”博士。这是一种因为自我否定而产生的精神压力。范小龙说‘假冒综合症’是非常真实的。”科学研究是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许多人发现他们只有在投入之后才能做他们想做的事情。科研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才、机会和各种条件。当博士生发现实现他们的抱负和理想极其困难时,他们肯定会感到失落,这将导致对自己的不信任和怀疑。“在调查中,四分之一的人说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宁愿替换当前的导师。然而,博士生之间往往存在激烈的竞争,由于学术能力的原因,差异和歧视随时可能发生。对此,范小龙认为博士生通常是导师的助手。他(她)渴望独立,但往往得不到承认,也没有获得自由。”这时,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冲突将会出现。导师经常希望博士生按照自己指定的路径进行科学研究,并且学生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学术水平的不一致也会导致不和谐。“至于学生,”在博士生的年龄,每个人都会面临不同的生活条件。有些人将面临婚姻,有些人将面临生活的压力,这并不像大学生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此外,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研究和交流中较少。导师博士生之间经常存在学术竞争 根据博士生目前的心理状况,马成建议高校心理咨询中心应提高他们的专业水平,如定期进行心理评估。导师我们也应该时刻关注学生的心理状态,并给予他们及时的指导。“研究生培养单位应当向博士生普及一些心理健康知识,组织博士生小组活动。除了一对一的咨询,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还可以做一些知识普及或预防工作,帮助博士生丰富他们的生活,并在压力管理、情绪管理和人际沟通方面做一些小组活动,让博士生可以改变他们单调乏味的生活。”

“在招收博士生的过程中,导师和研究生培养机构应该负责为申请博士学位的考生清楚地分析这条道路,使他们能够充分了解博士学习的道路,这有助于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研究岗位已经满员或者某个研究领域正在萎缩,招生单位不能因为招生指标的规定而盲目扩大招生。对于已经在学习的博士生,他们可以依靠自己的心理调节和外部心理咨询来寻求帮助。”范小龙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