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国际贸易理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国际贸易理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继承和发展经典国际贸易理论的基础上创立的。它科学地揭示了国际贸易、国际分工和世界市场的内在规律。(一)国际贸易的动机是国际价值和国内价值的差异。马克思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国际价值的概念,揭示了国际价值和国内价值的区别。在中国,商品的价值是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而中国中等强度的平均劳动时间决定了商品的价值。“在一个国家,只有当劳动强度超过国家平均水平时,才能改变仅用劳动时间来衡量的价值尺度。”国际市场以“世界劳动力的平均单位”作为衡量尺度,即商品在国际上生产时所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马克思提出的国际价值是国际市场价值规律的延伸。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一步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和非资本主义经济并存时,可以适用国际价值规律。“世界劳动”已经成为世界市场上的一般劳动,这意味着国际价值规律适用于国际贸易产品。国际交换的价值基础是用于交换的贸易产品在世界市场上的劳动消耗。因此,马克思指出,“真正的价值本质是由对外贸易发展起来的,因为对外贸易发展了它所包含的作为社会劳动的劳动。”然而,在垄断市场的条件下,国家价值对新产品的价值起着重要而决定性的作用。这里的国家价值是国际价值的体现。承认国际价值观的存在,并在一定条件下将国家价值观转化为国际价值观,这可以鼓励各国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引进先进技术,并根据国际价值观的规律调整国内经济结构、产品结构和产业结构,从而避免出现“贸易贫困化增长”问题。正是因为国际价值和国内价值之间存在不同的价值,一种商品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之间存在价值差异,从而构成了国际贸易的直接原因。在正常的国际贸易条件下,不同的国家可以利用这种价值差异将劳动力消耗较少的产品换成劳动力消耗较多的产品。(2)国际分工是国际贸易的基础。分工是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劳动分工首先表现为自然劳动分工,即根据劳动者的性别和年龄进行的劳动分工。马克思认为:“在家庭内部,然后在氏族内部,由于性别和年龄的差异,也就是说,在纯粹的生理基础上,有一种自然的劳动分工。”自然分工的出现使不同性别和年龄的劳动力实现了合理配置,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劳动的熟练程度,提高和发展了生产力。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出现了社会分工。"社会分工是不同的和独立的生产领域之间交换的结果."社会分工表现为生产部门的相互独立和分离。“作为独立生产者的私人事务独立进行的各种有用工作之间的质的差别已经发展成一个多部门系统和社会分工。”国际分工是一种超越国界、在世界范围内形成的社会分工形式。社会分工是商品经济形成和发展的基础。没有社会分工,就没有商品交换及其市场形成。同样,国际分工是国际贸易的基础,没有国际分工,国际贸易和世界市场就不会出现。马克思经济学的国际分工思想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强调分工的社会性和自然性。第二是强调除数 资本在中国获得主导地位后,国内市场的规模限制了资本的继续扩张。资本必须突破国界才能实现新的发展。因此,世界市场是资产阶级领导的全球化的结果。为了利润最大化,资产阶级将其触角伸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方面,资本有创造越来越多剩余劳动力的趋势;同样,它也有一个互补的趋势,创造越来越多的交流场所;…创造世界市场的趋势直接包含在资本本身的概念中。当资本由于相对过剩而被输出时,工业资本将把生产的全部剩余价值挤出这个国家,形成一个全球生产体系。资本主义生产的全球化使世界市场具有资本主义性质,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际化,以及落后的农业国家和发达的工业国家之间的分工。资本主义生产有无限扩张的趋势,但支付能力需求的相对减少导致资本主义生产的相对过剩。为了克服这一矛盾,资产阶级通过对外贸易和资本输出的手段占领了世界市场,通过对外贸易向国际市场倾销了大量剩余产品,导致其他国家出现或加剧了相对生产过剩的问题。世界市场把资本主义生产联系起来,加深了资本主义国家的相对生产过剩程度,加速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国际信用体系进一步加强了这一趋势。国内市场原本孤立而分散的国内矛盾在世界市场上表现为全球性的整体危机。世界市场危机是资产阶级经济矛盾的综合和被迫平衡。与此同时,世界市场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在调节世界资源配置方面发挥了根本性作用,使各国形成了相互依存、相互依存的利益格局。作为国内市场的延伸,世界市场扩大了市场空间和原材料供应范围,推迟了一国国内危机的爆发。然而,世界市场在缓解危机方面的作用非常有限。资本的扩张缩小了世界市场,使危机更加频繁和严重。

(4)国际信用体系是国际贸易的润滑剂。国际商业信用是随着国际贸易的大规模发展而产生的。"殖民体系及其海外贸易和商业战争是公共信用体系的温室。"“大规模生产和向遥远的市场供应将把所有产品交到商业手中;然而,不可能将一个国家的资本翻倍,这样企业就可以用自由资本购买和转售该国的产品。在这里,信用是不可避免的。”国际信用体系是国际贸易的润滑剂和加速器,也是资本国际支配的重要手段,它促进了世界市场的形成和统一。国际信用体系也通过信用危机使资本主义危机变得现实。在世界市场上,国际信贷使建立在世界市场上的大规模商品进出口进一步突破了对再生产的各种限制,深化了生产和流通的分离。“在信贷方面,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自己创造了适合生产过程规模和缩短流通过程的必要形式。这种生产方式同时形成的世界市场有助于掩盖这种形式在每一个单独场合的作用,并为这种形式的扩展提供了非常广阔的范围。”同时,在世界市场上,由于市场距离和信用期限的延长,投资因素的主导作用得到了加强,导致信用过度扩张。然而,“一旦把货物运输到很远的地方的商人的资本回报(或在该国积累的股票)如此之慢和如此之少,银行将会急于收到钱或者购买货物的汇票在货物再次出售之前已经过期,危机就会发生。这时,强制拍卖和有偿出售开始了。然后崩溃爆发了,它立刻结束了虚假的繁荣。”因此,国际信贷的过度扩张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世界市场商品的大量过剩,加速并加剧资本主义经济危机。(5)国际贸易的结果是世界经济危机。国际贸易将资本主义生产联系在一起,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凸显出来。事实证明,各国的矛盾“只是在局部(就内容和范围而言)危机中以分散、孤立和片面的方式暴露出来”,而通过国际贸易,资本主义危机在世界市场上表现为世界范围的普遍危机,“资产阶级生产中的所有矛盾都集中暴露在普遍的世界市场危机中”。“随着产品总量的增加,也就是说,随着扩大市场需求的增加,世界市场变得越来越窄,可供开采的剩余市场变得越来越少”,因此危机“来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猛烈”与此同时,国际信贷的扩张和生产的盲目扩张迅速扩大了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规模。“一国的进口顺差在另一国表现为出口顺差,反之亦然。然而,所有国家都有进出口顺差。”“对每个国家来说,国际收支都是逆差,至少对每个商业发达的国家来说是如此。然而,这种情况总是发生在这些国家一个接一个的支付顺序中,就像发射炮弹一样。此外,像英国这样的国家的危机将把这种支付顺序压缩到非常短的时间内。此时,很明显,所有这些国家都有出口顺差(即生产过剩)和进口顺差(即贸易顺差),所有国家的价格都在上涨,所有国家的信贷都在过度扩张。那么所有国家都会出现同样的全面崩溃。”显然,国际贸易的结果是世界经济危机。第二,西方经济学中的国际贸易理论国际贸易一直是西方经济学关注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西方经济学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国际贸易理论体系。本文从古典国际贸易理论出发,梳理了西方经济学的国际贸易理论。(1)古典国际贸易理论古典国际贸易理论是在批判重商主义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主要从劳动生产率的角度阐述国际贸易活动。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商业 亚当·斯密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阐述了绝对优势贸易理论,指出国际贸易的基础在于各国生产商品的劳动生产率和生产成本之间的绝对差异,这种差异来自于先天禀赋和后天的生产条件。每个国家都应该专注于生产自己具有绝对优势的产品,并将其中一些产品换成具有绝对劣势的产品,以便所有国家的资源都能得到有效利用,所有国家都能获得贸易利益。由经济学家托兰斯提出、李嘉图发展的比较优势贸易理论认为,比较优势在国际贸易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每个国家都应该遵循“两个利益的权利是最重要的,两个缺点的平衡是最不重要的”的原则。它应该专门生产和出口比较优势较大的产品,进口比较优势较小的产品,从而打破一个国家在没有绝对利益的情况下不能参与国际贸易的限制。在《政治经济学原理》年,约翰·穆勒从相互需求的角度研究了国际商品交换的价格,完善了比较优势贸易理论。穆勒认为,在由比较成本决定的限度内,商品交易价格由彼此之间的需求强度决定。如果其他国家对本国商品的需求强度大于本国对其他国家商品的需求强度,汇率就会接近其他国家的汇率。如果对他国商品的国内需求强度大于对他国商品的国内需求强度,汇率将接近国内汇率。汇率越接近任何国家的国内汇率,任何国家在对外贸易中获得的贸易利润就越少。马歇尔将一般均衡方法扩展到国际贸易领域。他以替代成本、贸易无差异曲线和消费无差异曲线为基础,以数学形式阐述了国际贸易的相互需求理论。(2)新古典国际贸易理论与古典国际贸易理论的假设是一致的,新古典国际贸易理论也假设产品市场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瑞典经济学家赫歇尔首先提出了国际贸易中的要素禀赋观,他的学生奥林发展并完善了要素禀赋理论。要素禀赋理论认为,不同的要素丰度和生产产品所使用的要素比例不同,使得各国在不同的产品上具有比较优势。各国应专门生产和出口大量使用其相对丰富的元素的产品,并进口大量使用其相对稀缺的元素的产品。由于出口商品的国际价格高于国内价格,商品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对集约生产要素的需求不断增加,价格不断上涨。由于进口商品的国际价格低于国内价格,国内同类商品的生产萎缩,国内稀缺要素的需求和价格不断下降。因此,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发展,各国禀赋要素的价格将趋于相等。然而,美国经济学家列昂蒂夫用投入产出法来计算美国商品贸易,得出了不同于要素禀赋理论的结论:美国进口资本密集型商品,出口劳动密集型商品。这个结论被称为“列昂惕夫之谜”。此后,新要素理论扩展了传统要素的内涵和外延,从新要素的角度解释了国际贸易的基础和贸易格局的变化。例如,需求相似理论认为,两国之间的贸易取决于需求偏好的相似程度,需求结构越接近,两国之间的贸易量就越大。产品生命周期理论使比较优势贸易理论和要素禀赋理论动态化,指出产品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要素,不同国家要素的丰富程度决定了该国产品的生产、出口和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