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始于19世纪中后期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孔子、儒家和儒家的命运也在20世纪遭遇了“三千年未见的巨变”。这种变化与20世纪中国思想界、学术界、政界、教育界的精英阶层密切相关,因为正是马克思主义者如陈独秀、李大钊、瞿秋白,三民主义者如蔡元培、戴,自由主义者如严复、胡适、尹、无政府主义者如吴志辉、刘,现代新儒家如梁漱溟、熊十力、唐君毅、许。以及薛恒学派、东方文化学派、新启蒙学派和《新青年》学派的代表对孔子、儒学和儒学的论述,导致了20世纪复杂的思想、伦理和儒学史的诞生。当仔细观察他们的演讲时,“打倒孔家店”这个短语偶尔会闯入我们的视线。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各种意识形态下各种立场的人都在使用这个短语,他们的各种解释形成了一个巨大而复杂的历史迷雾。一旦我们试图详细考察新文化运动与孔子、儒家、儒家的关系,我们就不得不注意到“打倒孔家店”与新文化运动之间的僵局,并深切感受到看透新文化运动的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全面审视新时期以来“打倒孔家店”的学术研究成果,可能是我们深入研究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准备。以下是作者的一个尝试。“打倒孔家店”:一个新时代的口号,解放了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们被紧紧地锁在一起的思想,伴随着文学、历史、哲学等各个领域在许多方面的复苏和重新启动。对于中国哲学的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的上半期.人们试图打破教条和禁区.这一时期最引人注目的是孔子的重新评价。《[1》或者说,“20世纪80年代,对孔子的重新评价是中国哲学领域思想解放的突破”《[2》。作为这一时期的代表性研究成果,《[》第二版于1979年出版,起到了重要的研究指导作用。在这本书里,丁寿河先生和尹旭一先生把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命名为一个独立的节日。在这个节日里,“打倒孔家店”被多次用作固定名词。然而,庞朴的《从五四启蒙运动到马克思主义的传播》《[4》、张岂之的《孔子及孔子思想再评价》和朱玉祥的《孔子思想的再评价》,真实地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上半期这一过渡时期的特点,是揭开新时期孔隙研究序幕的重要文章。但是,可以看出,在这一时期,“打倒孔家店”仍然是庞朴——号意见中惯用的“口号”:“五四新文化运动呼唤“打倒孔家店”,揭开了孔家店现代批判的序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5]朱玉祥的文章中也有类似的说法:“五四运动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立下了不朽功勋的“[6”,《[7》中鲁迅是“打倒孔家店”的总指挥。此外,他的文章还说,五四时期的孔子崇拜党对孔子的评价是不切实际的,但“尽管反动势力掀起了尊孔复古的逆流,但提出“打倒孔家店”思想革命和文学革命的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和参与者也对孔子的态度和思想进行了评价。[8]还说胡适是一个“卷入‘推翻夫子店’洪流中的外国奴隶”《[9》。可见,在当时的语境下,“打倒孔家店”是与新文化运动密切相关的“口号”,的确是不言而喻的“常识”。在五四运动60周年前夕,五四运动的参与者许德珩说:“五四运动时,有一个反封建的口号叫‘打倒孔家店’。口号是“保存中国文化的精髓”。《[10》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打倒孔家店”出现得更频繁了。例如,陈旭麓在他的论文《真孔子与假孔子》中说“从古代中国的改革我 以《试论“五四”时期思想界对孔子的评价》为例,根据笔者的初步回顾和统计,从2004年到2009年7月,有51篇文章与“打倒孔家店”(少数文章是“砸碎孔家店”)有关,大多与“口号”有关。在中国知网网站上,“文章名称”为“孔家店”的搜索标准如下:新时期以来,学术界已发表相关论文27篇。从第一篇——陈本明《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 [15]到最近的——王栋和那沙雪《新青年》 [16]几乎无一例外地出现在每一篇文章中,“打倒孔家店”,大多与新文化运动的“口号”联系在一起。在这种无休止的表达语境中,“打倒孔家店”和新文化运动往往成为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前者与后者具有类似的身份证效果。这当然为我们解读新文化运动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入口。然而,对这些话语的仔细考察表明,“打倒孔家店”这一“口号”本身的价值判断,就其对新文化运动的积极价值和消极价值而言,并不如铁板一块。因此,我们首先需要仔细分析它所构成的非常复杂的解释场景。

一般来说,学者们的立场是:首先,他们肯定“口号”的存在及其积极价值。这种观点认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确实是在新文化运动中提出的,这一口号的合法性是从反封建的必然性中捍卫出来的。代表性文章有刘士通的《中华读书报》和徐顽强的《孔子教育思想试评——兼论五四时期“打倒孔家店”的口号》《[17》)。这种观点是对以往主流观点的延续,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并且分析得更加细致。其次,它肯定了“口号”的存在,但否定了它的积极价值。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确实是在新文化运动中提出的,但他们认为正是这个口号代表了新文化运动的创始人对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的坚定态度,这不仅导致了中国文化在近代的断裂,也标志着中国激进主义的出现,导致了近代历史上革命思想的形成,事实上导致了“文化大革命”。这种观点在1982年韩达发表的《《“打倒孔家店”是五四运动的口号吗?——五四精神实质新论》》中已经形成,但在国外学者大量类似观点涌入大陆后,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上半期,这种观点呈现出进步的趋势,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认识。与这些观点相反,一些人否认“口号”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存在,认为它只是其他人在解释新文化运动的过程中强加给它的一种说法。事实上,持这种观点的人往往注意到“打倒孔家店”口号的出现,并对其与新文化运动的关系进行微妙的分析,就像王栋和沙雪在《重温“打倒孔家店”》,尤其是宋中甫在《评“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 [18中所做的那样。对于新文化运动反对孔子和批判儒学的积极价值,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部分肯定或重新解释了新文化运动的价值。例如,王栋和那塞沙认为新文化运动的精神实质是全面创新。刘冀生认为,推翻孔家店并没有反映[新文化运动的本质。宋仲甫说,假“打倒孔家店”是不允许进入历史舞台领奖的。这些差异的存在,当然包括前学者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理解,但不可避免的是“打倒孔家店”的说法,尤其是“打倒”一词所隐含的负面信息,为负面评价的出现提供了温床。早在1940年,吕振宇就指出,“在反封建文化斗争的高潮中,出现了一些自由主义者盲目反古的倾向,即反历史的倾向。他们无视伟大祖国文化的优良传统,几乎认为中国历史上的一切都是不可取的。在“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下,他们立即抹杀了中国封建文化中发展到如此高度的一切,并且没有估计到它的共同的伟大成就和它对人类文化的巨大贡献[20]不仅吕振宇指出《打倒孔家店》有历史虚无主义的倾向。在《打倒孔家店与评孔思潮》号文章《这个社会》中,提到“有些人批评五四文化运动,认为它是非民族的。”文章认为,“这种批评是不公平的。诚然,五四时期的人物对封建文化的批判不能完全满足我们今天的需要,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批判过于激进,而是因为他们的批判缺乏历史主义。正是因为他们不能用历史主义来进行批评,所以他们的批评是不够的。有时它会给封建文化留下一个缺口,以避免逃脱。也因为他们不能用历史决定论来进行批判,他们只能笼统地贬低旧的文化遗产,但绝不是说,五四时代的思想文化完全脱离了国家基础。相反,谈到中国民族文化的发展,是他们是民族文化的继承者,而不是他们反对的——国粹理论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确实值得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新文化运动,尽管它还没有完全完成。”[21]时隔40多年后,当代的韩大也觉得“打倒孔家店”的口号有严重的缺点,即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和极端片面的态度 《[23》中写道:“虽然‘打孔机店’和‘击倒打孔机店’是有区别的,但事实上‘打孔机店’绝对没有‘击倒打孔机店’的意思。充其量,“打卡店”意味着批评和批评,而“打倒打卡店”意味着打倒和否定。《[24》中,“潘趣酒吧”和“击倒潘趣酒吧”只有一个不同的词,但是它们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的“殴打”意味着攻击和批评“打倒”意味着推翻或摧毁打倒孔家店”不符合那些攻击孔子、儒家和儒家的历史现实[25]因此,“把‘打倒孔家店’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批判儒学或革命精神的体现的口号,必然会给五四新文化运动蒙上一层历史虚无主义的阴影。”[26]张艺兴在他的文章《“打倒孔家店”是五四运动的口号吗?——五四精神实质新论》 [27]中的陈述可能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这个著名的口号给人的印象似乎是,那些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代表完全拒绝孔子,儒家思想和传统文化。”.也许正是因为“倒”字所预示的决心所带来的解释上的困惑,宋仲甫先生才提出“在今后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史研究中,应该抛弃困扰人们几十年的“打倒孔家店”。[28]。“打倒孔家店”:一个“口号”?正如吕振宇和《关于“打倒孔家店”的历史考察》在20世纪40年代指出的那样,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对孔子、儒学和儒学的批判所造成的对新文化运动评价的“困惑”,最迟在20世纪40年代就已经出现。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对“推翻孔家店”的积极意义的肯定和讨论是当时的主流话语和常规逻辑。[29]然而,在19世纪80年代,对“打倒孔家店”口号的质疑开始出现,一系列对新文化运动的负面价值进行“反思”的学术成果也相应出现。这种新趋势的出现,当然是自19世纪40年代以来一直受到质疑的一种逻辑发展,但它也与新时期以来中国现代文学向海外汉学和新儒学的开放,以及他们一系列令人震惊的观点——、“五四”脱离传统、“五四”新文学先驱的“情绪”、“五四”时期“完全反传统”等等——密切相关。总的来说,对这个“口号”的质疑有两个层面:第一,质疑其存在的真实性,探索其起源和诞生过程。“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存在吗?这个问题是从1979年纪念“五四”60周年的一次小型座谈会上开始关注的:“1979年,在纪念“五四”60周年的一次小型座谈会上,彭明先生指出,他和一些同志在查阅《五四运动与民主主义》等报刊和陈独秀、李大钊、胡适、武玉、易白沙的著作时,没有发现“推翻孔家店”的记录。”[30]此后,韩达在《怎样理解“五四”的“打倒孔家店”?》《[》31]中说,“没有人在查阅了《理论与现实》《五四前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杂志》之后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杜胜秀在《新青年》《[32》中也做了类似的表述,而严家炎则指出:“当时没有“打倒孔子”、“打倒孔家店”这样的口号。对孔子只有一个相当客观和历史的评价。”[33]在那之后,有更多类似的表达。有些人甚至声称“推翻孔家店”不能被赋予历史地位,因为它“只是各种错误因素形成的一种“赝品”。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上,没有它的位置。我们现在能确定什么呢?我们能把“假货”放在讲台上吗?”[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