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引言20世纪70年代末以前,中国的新闻传播研究主要集中在新闻领域。自1978年美国引入传播学以来,它以全新的知识框架、理论模型和研究规范在我国迅速发展。研究成果不断涌现。[1]学科地位也在不断提升。1997年,新闻与传播学被正式认定为一级学科:新闻与传播学,它已经成为我国社会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2]与此同时,国内学术界也十分重视总结和展望中国新闻传播学的研究趋势,并不断反思如何提高研究水平。[3]其中,欧美新闻传播研究的学术研究传统作为中国研究的参照系备受关注,[4]一些学者注意到中西传播研究的不同研究风格。[5]本文希望继续这种探索。选取中美两国新闻与传播学的两种学术期刊,通过对过去六年(2000-2005年)发表的所有论文的内容分析,描述两国新闻与传播学学术传统的异同,并结合两国的学术环境,试图解释和评价两国学术传统的异同,从而探讨中国新闻与传播学的发展问题。其次,西方新闻传播界的文献综述形成了相对成熟的学术传统。一些学者将学术传统分为“科学研究”和“非科学研究”。[6]大多数学者进一步将“非科学研究”(也称为“人文研究”或“定性研究”)分为“诠释学研究”和“批判性研究”。从本体论、认识论、研究思路和方法等角度阐释了“科学研究”、“诠释学研究”和“批判性研究”三大学术传统。[7]相比之下,中国长期以来对科学技术传统的定义相当笼统,缺乏对西方的系统解释。最近,国内学者(主要是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一直在讨论重建中国学术传统并提出改进措施。[8]他们不仅强调学术传统的重要性,而且强调学术传统与学术环境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他们认为学术传统是人类实践中不可或缺的组成因素,包括各种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和艺术。学术传统将直接影响学术研究的创新能力和学术成果的质量。同时,他们强调学术传统在空间(地域特征)和时间(历史发展)上有明显的局限性,即学术传统的创造要符合一个国家的国情,很难创造学术传统,但很容易摧毁传统,这表明学术传统极其珍贵。[9]有学者提出,学术传统的重建需要三个必要条件:第一,必须有社会需要,中国的根本问题必须在中国语境中提出;二是建立鼓励学术竞争的制度,允许不同观点和观点的竞争,使学者能够保持对主流立场的独立批评,并鼓励建立非主流立场的传统。第三,确保有一批具有共同精神气质的研究群体一直在关注一些基本问题。[10]这些学者都认为学术环境的建设(包括对学术研究模式和相关学术体系的认可)对学术规范和整个学术传统的形成有一定的影响。[11]学术传统和学术规范是两个相关的概念。学术传统是指科学在正常情况下具有的共同的基本假设、价值体系和解决问题的程序。[12]这里的“问题解决程序”是指学术规范,也就是说,学术规范是学术传统的组成部分,是学术传统的具体表现。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学者 [16]在中国和美国有许多关于新闻和传播研究分析的论文。他们的研究思路并不完全一致:美国论文一般采用内容分析法,通过数据总结新闻传播研究的趋势和规律。研究时间跨度一般较长(5年或更长)。研究课题主要涉及新闻传播学的理论应用、研究范式、课题和研究趋势以及传播学学科的独立性分析。[17]中国论文也对以往的相关研究进行了有价值的探索。然而,研究对象的分类主要是基于他们的研究领域或主题,并考虑了一些方法。这使得研究只反映了研究对象的一般情况,而描述了详细的特征(如结构、理论框架、标准化等)。)的研究对象相对薄弱。这些论文或报告在肯定中国新闻传播研究成果的同时,更倾向于指出中国新闻传播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建议。然而,他们很少从学术环境的角度考虑中国新闻传播研究的现状及相关问题。[18]第二,学术传统的研究方法关系到一门科学的继承和创新,而学术期刊可以看作是学术传统的集中体现,它“一方面应反映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水平,另一方面应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中国人文科学的发展和方向,并应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生产和学术传统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19]因此,本文以“学术传统”为核心概念,希望通过对中美新闻传播学术期刊的比较研究,探讨中美新闻传播的学术传统和学科发展。当然,本文的比较研究不仅是为了评价中美两国学术传统的优劣,也是基于两国当前的学术环境来考察两国的学术传统。本文将学术传统的概念分为三个维度:谁(研究主体)、什么(研究内容)和如何(研究范式和研究规范)。基于这一研究思路,本文提出了以下研究问题:(1)中美新闻传播研究对象有何异同?(2)中美新闻传播的研究内容有何异同?(3)中美新闻传播的研究范式和研究规范有何异同?(4)如何理解中美新闻传播科学传统的差异?(5)如何促进中国新闻传播的发展?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本文采用了两种研究方法:内容分析法和个人访谈法。本文运用内容分析法来描述和比较中美两国新闻传播学术传统的异同。内容分析的对象是四种学术期刊,即美国的《大众传播季刊》和《传播杂志》,中国的《《新闻 与传播研究》》和《《新闻大学》》。[20]本文选取了这四种期刊2000-2005年的全部论文,共1221篇,其中英文论文485篇,中文论文736篇。[21]12名研究生在培训后担任程序员。本次内容分析共设置了18项指标,[22项],分别属于研究主体、研究内容、研究范式和研究规范三个维度。这三个维度编码的交叉信度为:被试(2项指标)为99%;研究内容(5项指标)为94%,研究范式和研究规范(11项指标)为84%;所有指标的交叉信度为87%。由于内容分析更具描述性,它不能完全解释中美新闻传播学术传统的概貌和异同,也不能有效解释学术环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