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地方普通话”的内涵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制定了许多方针政策,鼓励和支持方言区的人们学习和使用普通话,增加普通话的交际功能和应用范围。长期以来,在全国推广普通话的背景下,汉语方言区、少数民族地区和海外华人社区的人们都有学习和使用普通话的主观愿望,积极性很高。近几十年来,许多学者对这种带有明显地域色彩和民族特色的普通话进行了命名,主要有“方言普通话”、“地方普通话”、“方言普通话”、“方言普通话”、“带有方言色彩的普通话”、“汉中方言”等。“本地普通话”可视为普通话的一个区域变体。不同方言区的人在学习和使用普通话的过程中,由于受本地区方言的影响,说的是不同程度的方言,是一种不标准的普通话。第二,地方普通话的研究可以分为两类:个案研究和理论研究。从时间上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80年代”、“90年代”和“本世纪至今”。具体内容如下:(1) 1980-1989:“初始发展期”20世纪80年代,一些学者开始注意到大量地方普通话现象的存在,并进行了初步探索。这一时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地方普通话的名称、性质和研究意义的理解以及针对地方的个案研究。在这一时期,地方普通话的研究属于探索的初级阶段,开拓了地方普通话研究的新领域,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思路。当然,这一时期对地方官话还没有明确统一的理论,对地方官话的个案研究也很有限。1.案例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研究主要是陈亚川的《闽南口音普通话说略》和姚友春的《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说略》。《闽南口音普通话说略》发表于1987年,是第一个关于本地普通话的案例研究。姚友春1988年的《《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说略》》采用实地考察的方法,总结了受上海话影响的上海普通话的主要语音特点,并根据普通话的质量进行了分类。此外,还结合说话人的社会文化背景(年龄、性别、职业等)具体分析了一些语音特征的成因。)。2.理论研究在理论上,对地方普通话的研究始于1988年李如龙的《《论方言与普通话之间的过渡语》》。本文首先定义了什么是过渡语言,并对其进行了分类。在研究方法上,他指出在调查中“最好采取封闭记录的方式”获取自然语言材料,将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相结合,共时研究与历时研究相结合,并考虑说话人的社会文化背景。姚友春《应该开展对“地方普通话”的研究》 (1989)在文章中主要讨论和分析了两个问题,即“地方普通话真的是普通话吗”和“地方普通话的价值值得研究吗”。(2)从1990年到1999年,“进一步发展时期”对带有方言口音的普通话的评价较为笼统,但对一些具体地点的研究较少。此外,某个地方的地方普通话研究资料相对有限,缺乏对整个音韵学的研究。各地对带有方言口音的普通话的基本描述比较简单,没有足够深入细致的定量分析。1.案例研究1990年,陈松岑在《绍兴市城区普通话的社会分布及其发展趋势》第一次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研究了《绍兴市普通话》。笔者对浙江省绍兴市居民进行了大样本的社会调查,统计了学习和掌握普通话的居民人数的比例和方式。结果显示,大多数人主要通过学校教育来学习和掌握普通话。同年,王平发表了《上海口音普通话初探》。本文主要比较了上海话与普通话的差异,详细描述了带有上海话口音的普通话的语音系统,并说明了一些语音特征的产生和发展。2.理论研究1990年6月5日至8日,应用语言学研究所在北京举办了“普通话与方言学术讨论会”。许多专家学者从一般理论的角度对“地方普通话”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并提出了非常精彩的讨论。于根元先生在大会的总结发言中指出,“地方政府 此外,会议还肯定了地方普通话研究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次年,陈亚川发表《地方普通话的性质、特征及其他》,对地方普通话的性质、主要特点和研究意义进行了全面论述。他认为,“地方普通话是普通话学习者在普通话输入的基础上形成的语言系统,与标准普通话有不同程度的差异”,体现在一个动态的、不断变化的过程中。1998年10月,香港中文协会也举行了为期一年的“流行普通话”讨论。许多学者参与了对这一现象的讨论,并积极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例如,姚提出:“要推广普通话,学习普通话”(3)自本世纪初以来,地方普通话的研究逐渐扩大,研究方法也逐渐多样化。案例研究和理论研究都取得了很大进展。除了描述性的方法之外,一些人还试图通过结合一定的语音实验,对地方普通话进行更深入、更细致的量化研究。通过对不同地区的实地考察,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1.个案研究2006年,和施的《《港式中文与语言变体》》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阐释了“港式汉语”的成因、性质和变异。目前,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有苏州大学王平教授指导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如吴琼硕士论文《徐州口音普通话初探》 (2004)、陈建伟博士论文《临沂方言和普通话的接触研究》 (2008)、陆文蓓硕士论文《吴语、南京话和普通话的接触研究》 (2010)、傅凌博士论文《方言与普通话的接触研究——以长沙、上海、武汉为背景》 (2010)。此外,更具代表性的毕业论文有华中师范大学的高山《“武汉普通话”语音考查》 (2006)、山东大学的陈蒙硕士论文《“济南普通话”语音研究》 (2009)等。晋松、牛方的《长沙地方普通话固化研究——地方普通话固化的个案调查》 (2010)和宁湘的《广州“地方普通话”单字调的声学实验分析》 (2011)也是典型案例。

2.理论研究张建强在他的文章《“地方普通话”研究刍议》 (2005)中明确指出:“地方普通话的研究是对母语标准语言在第一语言习得和第二语言习得之间习得的研究,也是对语言变体的研究,可以从语言系统本体论和发展的角度进行研究。”2009年,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地方普通话产生根源探究》。2007年,肖劲松发表了《普通话中介语研究述评》,指出地方普通话具有“渗透性”、“动态性”、“系统性”和“顽固性”等七大特点。同年,张学平在《试论推广普通话的制约因素》中指出了当前推广普通话存在的问题,如重语音轻词汇和语法,重书面语轻口语,重城市轻农村等。因此,他提出了四点有针对性的意见。《地方普通话研究综述》 (2009)朱、周将“地方官话研究”分为三个时期,每个时期根据其内容分为两类,并给出了两个有代表性的实例。